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中國管道商務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
雜志


南水北調東線通水六年潤澤一方


2019-11-19 中國青年報  瀏覽[331]次
分享:

江流與水泵的葉片交匯旋涌時,運轉聲最大可達99分貝;抽放、分流,長江水拾級而上,爬升65米、穿越1467千米最終流入萬千家庭、農田和工廠時,潤物無聲。

水資源的優化配置是南水北調工程的主要使命,“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調些去”的設想在60多年后成為現實。2013年11月15日,東線一期工程全面通水,以揚州江都為起點,利用京杭大運河及與其平行的河道輸水,以洪澤湖、駱馬湖、南四湖、東平湖為調蓄水庫,經由13個梯級的泵站,如同傳遞接力棒般將滔滔江水向北輸運,解決了蘇北、魯北、膠東地區的用水之急。

作為水的把關者和調節閥,泵站成為除自然因素外影響地區水量豐儉的重要變量,南水北調東線工程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泵站群。據了解,江蘇泵站群一年調水規模為157億立方米,年調水量相當于5個洪澤湖或者25個駱馬湖的正常蓄水量。

“泵站樞紐不是單一的調水功能”,南水北調江蘇水源公司揚州分公司總經理韓仕賓說,“它們在地方航運、灌溉排澇、抗旱調度等眾多方面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在四橫三縱的水系譜圖中,水資源的南北調配、東西互濟不僅疏通了大小河道、湖渠的流貫脈絡,也讓周邊地區在經濟、社會發展中面臨的自然瓶頸得以打通。

抗旱排澇,急救水土

今年5月以來,蘇北地區面臨降雨明顯偏少、淮河來水偏枯、湖庫蓄水不足的問題,中國第四大淡水湖洪澤湖遭遇數十年一遇的旱情,往年13米的水位現在最低只有11.32米,接近死水位(11.3米),大片湖灘顯露出來。

南水北調東線的洪澤站成為補水救湖的主力軍。泵站技術負責人周楊介紹,從6月10日到8月8日、以及10月9日至今,泵站兩次往洪澤湖調水,5臺機組滿負荷運行,每秒調水200立方米,共補給水量14.3億方,相當于半個洪澤湖。同時,還為下游缺水的淮河入海河道和蘇北灌溉總渠補給水源。

旱時補水、澇時排水是泵站之于周邊地區的重要職責。寶應站是南水北調工程第一個開工、完工,第一個發揮效益的項目,與相距67千米河道長度的江都站共同組成第一級抽水站,以完成規劃的抽江水500立方米每秒北送的任務。

寶應站管理所運行員陳婭見證了泵站第一次排澇。2006年,她剛來到工作崗位不久,趕上汛期,臺風過境帶來大量雨水,里下河地區又是一片洼地,大水淹沒村莊和農田。寶應站迅速調動,4臺機組全開,每秒抽水160立方米,經潼河排至京杭大運河,將500多萬畝的土地損失降到了最低。

先治污,后調水

治污是南水北調工程的重點,也是難點。南水北調東線工程有關負責人透露,南水北調東線工程在建設之初的一大背景是,當時中國的水污染形勢十分嚴峻,因此也是借這一工程為抓手,對沿線所涉水系進行一次大治理。

基于“先治污后調水”的原則,在東線一期工程通水前,全線氨氮入河量須削減2.8萬噸,削減率為84?這在世界治污史上也沒有先例。“以前很多水幾乎是半黑,要讓‘醬油湖’變清等于重新換水,難度非常大。”

臨山東省東平湖坐落的是八里灣站,站長李慶義介紹,為優化水質,他們在建站時就采取清理網箱養殖、退漁還湖,清理周邊的采礦產業等一系列措施,“再加上大大小小的水系一打通,讓湖水流動起來,發揮水的自凈能力,現在的水質可以達到國家規定的地表水三類標準。”當地村民反映,湖水比以前清多了,對水質要求嚴格的毛刀魚、小銀魚一撈一大把。

沿線水化身“飲用水”,也推動立法保障水質。南水北調東線工程有關負責人表示,以前關于水資源的法律保護可能只涉及環境法中的一則條例,并不夠完備,南水北調通水后,整條線上的水都成了飲用水源,相應的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陸續出臺,處罰力度也加大了,在這種約束下,水資源可以得到更有效的保護。

緣水而興,潤澤一方

在臺兒莊站,大片國槐、木槿、五角楓、紅葉石楠交相輝映,喜鵲飛掠林間,樹林深處還有一間農屋,守林人在這兒養了幾只雞鴨。而這里此前則是183畝的工程廢土區,經過對土地的改造修復,種上植被,才有了現在的怡然之景。事實上,許多泵站初建時,水質差、土質鹽堿化嚴重,建成后需要對生態進行持續改良和保護,如今,不少泵站因美麗的自然環境成為“水地標”。

一片凈水可以改變一個地區。得益于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的推進,白馬湖地區的環境發生質的轉變,基礎設施也逐步完善,不僅打造成了生態旅游區,今年還舉辦了全球頂級的卡丁車賽事,亮出了地方新名片。

在治污過程中,落后的企業關停并轉,反而倒逼產業的結構轉型。山東的一家造紙廠污水循環處理后可以達到三類水的標準,產能不降反升,還帶動了尾水養魚、中水處理系統等其他新模式。

昔日因黃河改造,部分河段淤積廢棄的京杭大運河,在2002年南水北調東線工程建設時被重新啟用,新挖河道633千米,主航道拓寬水深達3米,提行了航運保證率,過往船只逐年增多,京杭大運河再度成為“黃金水道”。

水利部有關負責人坦言,在施建之初,南水北調工程的確受到一些質疑,如今全面通水多年,質疑聲漸弱,一項工程發揮的多種效益有目共睹。

隨著城市的迅速發展,對于水資源的需求量也會越來越大,經由南水北調工程的水鏈補水成為北方缺水城市發展的重要支撐。今年上半年,南水北調東線一期工程北延應急完成試通水,向天津和河北輸送了6868萬立方米的長江水,未來,南水北調東線將實現為京津冀常規供水。

山東德州夏津縣的七一河、六五河通水時,好多老頭兒、老太太坐在板凳上,在那兒看了很長時間。這兩條河分別是1971年和1965年挖的,因此得名,八十年代后,河里就看不見水了,近二三十年都處于枯竭狀態,通水時他們覺得好像一下子回到以前的感覺。南水北調東線山東干線公司大屯水庫管理處主任崔彥平至今對這個畫面印象深刻,萬物因水而生,“水一來,整個生態就變了”。(見習記者 張藝)

[責任編輯:fkd2013]
匯編
廣告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 类似微博可以赚钱的软件叫什么 江苏快3全部开奖结果 pk10每天赚200容易吗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 - 百度 11选5计划软件神器 ag视讯如何套路玩家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天天捕鱼网络手机 青海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11选5每天最爱出的好 六肖全中赔多少 长期包九肖能不能赚钱 幸运28最稳方法 3d定四个跨度好方法 代办信用赚钱吗 湖南快乐10分赚钱技巧